RSS

披荆斩棘尚武魂 四驱羔羊驾驭智勇人生

admin 2018年07月07日800

  胶东人王正琛为这一句“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感染至深,打造了《八千里路云和月》这部寄托了乡愁与爱国情怀的纪录片,1989年伊始在台视连续播出六年。这位制作人就是你所熟悉的台湾歌手凌峰,而第二版主题歌的演唱者腾格尔火速风靡台湾岛。其实,在此十年前,前往广袤的祖国大陆就是台湾青年心中最渴求的愿景。诗人席慕蓉写下《出塞曲》,由李南华谱曲,这首歌也是歌手蔡琴首张专辑的名字,乡愁与挚爱在有血有肉的华夏儿女心中诞生发芽--“英雄骑马壮,骑马荣归故乡”……

  十年后,席慕蓉才第一次踏上了苍茫的内蒙古大草原。她跪在这片贯彻了人生信仰的土地上,抓起一把热土,贴近胸膛,让它离内心的距离更近上一些;它取下一片草,捧于掌心,在鼻尖不停地嗅着,这是来自故乡的味道,来了,终于来了……

  又过了十年,诗人将这段经历写成《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乌兰托噶谱曲,蒙古歌手德德玛将旋律铺撒在绵延数千公里的蒙古大草原……

  时空淡淡地向前行走,当我们都已经习惯了在钢筋丛林中小富即安,当光鲜亮丽的快餐文化轮番坐庄欲迷人眼,当策马扬鞭的英雄形象渐渐被喷云吐雾的马姓资本家取代,或许,挚爱二字距离庞大的人群越来越远,但,也只是或许!

  理智与情感是永恒的话题。上书大爱家国,下曰喜爱极致,茫茫人海,总有不肯随波逐流的人。网名“四驱羔羊”的北京人李智正是这样一位常用阅历书写爱与哀愁的隐者与智者……

  “我就是一只四驱羔羊,坎坷的人生经历让我悟出自行的哲理那就是'以乐为自在,以寿补蹉跎'。”李智接着说:“还是那句话,越野修行,品味人生。”

  花甲之年的李智只是谈吐间心平气和,在他像大树一样笔直的身躯里蕴含的是对于探寻未知自然、磨砺自我的永恒追求。那澎湃的心跳声中还有对祖国的无限依恋。李智身上有太多传奇色彩,威尼斯娱乐网址滔滔不觉中,时间轻易飞逝,这其中,太多值得读者耐心揣摩,联合越野将以三期内容来为您勾勒这位智者的越野人生。

  将这台一路陪伴李智披星戴月、在数千里之外的马来西亚雨林挑战“不可能任务”的老伙计--北京吉普BJ2020送去报废那天,李智这位像树一样挺拔的汉子忍不住以泪洗面!这台车承载的不仅是李智一个人的越野生涯,它毅然记录的是中国内地无数对生活与生存充满信仰并切实践行的越野人之人生点滴。

  策马扬鞭的大将军仿佛只能在荧屏中瞥见,无奈扮演者大都花拳绣腿、油头粉面。当人们用汽车取代马匹作为交通工具,马背上的骁勇硬汉传承为驾驭越野车驰骋大江南北的越野人。

  2003年11月,李智与老伙计来新成应邀参加全国越野年度总决赛的颁奖仪式。颁奖嘉宾是大名鼎鼎飞跃黄河的台湾一哥柯受良,也正是小黑哥强烈要求主办方请来北京的“四驱羔羊”兄弟们,他要代表台湾四驱越野界向北京玩儿车的朋友登堂致敬。

  还是之前在大马,北京赛手李智和老来在瘴气弥漫的热带雨林中对台湾赛手邱川峰给予了无私的关照。阿峰几次遇险,他们拔刀相助,甚至,在2002年双方第二次参赛时,当阿峰将给养、生存装备及最总要的水源因翻车遗失以后而萌生退赛之意时,李智和老来把最后仅有的几瓶没开封的矿泉水分给了阿峰,一并将急救备用的食物给了他,“兄弟,一定坚持最后三天,完赛后,我们一同走出雨林!”,饥肠辘辘、咽喉冒烟?哪怕一把利刃悬在脖颈也难打消越野兄弟的毅力与决心,在他们的字典里从没有虚度余生四字,大气并成大器贯彻身心,回首望去,那正是日渐走远,贯彻在《满江红》中的尚武精神!

  当事人邱川峰颇为感动,当几双泥泞的大手握在一起,北京方言和语在异国的土地上那般和谐地交流,彼此间早就心心相印,亲密无间。阿峰曾谈到台湾越野界大哥柯受良,希望两岸兄弟间走得更近,但“四驱羔羊”心如止水,在李智看来,相逢在那么恶劣的户外环境中,拔刀相助是善良的人性使然,更何况,对方是与自己同根同源的华夏子孙。至于阿峰谈到的“飞黄英雄柯受良”,因为名声过于显赫,又有一层影视明星的身份,离自己追求的在越野中修行的人生状态有些远……

  直到在京见面,两条汉子目光汇聚,却没有一丝的陌生感。小黑哥向李智再三致谢:“你们参加的马来西亚雨林赛真不容易啊!你们是好汉,台湾的赛手还多亏你们照顾啊……”,“什么时间到台湾来越野啊,我出面邀请你们。”谈吐间,李智切实感受到台湾友人对于华夏大地这片沃土的热爱,不止是电视人凌峰和诗人席慕容,这种声音藏在台湾整个社会阶层的心中已久,但有一丝响动,即可合出共鸣。快三年了,在马来西亚热带雨林中的点滴仍然历历在目,北京人李智驾驶北京吉普汽车2020,第一次驶入他生命中可能最重要的十字路口。

  1997年即扬名全球越野界的马来西亚热带雨林挑战赛可以说延续了伊始于1980年的骆驼杯越野活动的香火,由华人黄仁安先生创立,请注意,这是一个没有奖金的赛事。来自世界各地,承担不菲开销参赛的人们只是为了证明当代人仍然可以征服自然并乐于同场竞技。这其中,最不显山露水的就是2001年参赛的“四驱羔羊”李智与它那台老掉了牙的北京吉普2020。威尼斯娱乐网址为了参赛,李智还押了八万人民币在海关作为担保,有规定一个月内必须回来,皆因这是破天荒头一遭。当一众陆地巡洋舰、路虎、奔弛G、途乐、牧马人、切诺基像巡礼一样汇聚在马来西亚的热带雨林,李智座下的2020吉普显得有些滑稽。这台车是上个世纪50年代的技术,2.4升的排量却只有75匹马力,车子前后加装了两个电瓶,带了三套绞盘,再有三套线升水必不可少。这些重量加在车子身上,全靠老掉牙的2020引擎拖动。

  热带雨林赛与驰名天下的达喀尔拉力赛不是一回事, 这10天只开了不到300公里;最难的时候,不眠的六十个小时,李智的2020只行进了18公里,每一个小时都可谓经受炼狱!即便众所周知的性能豪车,如“换了凌志发动机的路虎”、“换了变速箱的奔弛G”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这些起步都有300多匹马力的性能怪兽没有资格向下鸟瞰,任何大意都会万劫不复……

  国内有三台车去参赛,李智的一台2020、老来的一辆北汽陆迪,还有杨俊开的一台切诺基,都是北京汽车出品。李智和老来跑完全程,可惜的是最先进的切诺基因为半轴折了退赛,杨俊留下终身遗憾。

  2.4升排量的老吉普2020与4.0升排量的车子归于一组。在全部50多台车里,李智驾驶2020最好的名次是跑到第25名,排在他身后有奔驰G、路虎、陆巡,就连最次的六缸切诺基也足以秒杀老吉普2020。在湿度超过90%的恶劣环境中,李智开着这台没有装配空调的量产2020,一边“蒸桑拿”,一边聚精会神地盯着前方。“开车的时候,人的毅力得超过车的三分之一才行。”

  在阴暗潮湿的雨林里,有一个两边是断头涯大泥坡,这成为横在所有选手前面的百慕大三角。这里距离沟底有七八十米,只容得下一个半车身掉头,道上的车辙已经被那些越野魔兽的大脚压了个稀巴烂。进一步可能是落入深渊,退一步是投降自然,谈不上完赛。开没有方向盘助力的2020吉普,只能靠驾驶功夫的控制。“四驱羔羊”一路带着手刹缓行,步步惊心,挪着碎步走完,围观的赛手和裁判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台“老爷爷”,有待转身下来,赢来所有人的惊叹。在场的华裔裁判不顾违规与李智拥抱,在平时,威尼斯娱乐网址当你递水给他都会被警告你要贿赂裁判。那些在对ORV改装上下透了功夫,专业感爆棚的老外们一度认为中国队这是瞎胡闹,开着半个世纪前的车来凑热闹来,旁观可以,参赛--“Just so so”。尊重是靠实力赢得的,一个赛段、一个赛段的进行后,欧美人惊奇地发现,中国的老爷车在,还在,真在,不但在而且居然赢了奔弛G。很显然,这台北京吉普2020和开车的汉子李智不是来瞎胡闹的,用句中国成语形容--他们心悦诚服,全世界通用一个手势,向李智挑起大拇指,那一刻,从心中涌出的自豪感充满了李智的身体。全凭自费参加如此艰苦卓绝的比赛,没有维护团队,能跑下来,这是属于中国人的骄傲!

  神秘的马来热带雨林距京八千里路有余。比赛间歇,月朗星稀之时,李智常遥想远方的祖国。此行皆因中国文化的自豪感以及对中国制造汽车的信念,但列强如云,欧美选手们驾驶的一台专业ORV,其中一个减震器就比自己这台老2020都要贵。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当然就要升级车子与装备。

  2001年底,热带雨林完赛。回国后,李智仍然把中国品牌生产的越野汽车作为下个年度的参赛的必然之选。他心中的主基调就是国人国车与爱国情怀,与十几年后热播电影《战狼》艺术化的创作相比,李智是真的建立属于国人的民族自信心。18年前,在宣布完赛时那一刻举起五星红旗,他以热泪洗面;18年后,重游马来西亚热带雨林,还是那面五星红旗,还是那个不屈不拔的汉子,因为情怀所以期待,四驱羔羊坚守自己的人生信念。

  当时,国车江铃陆风推出越野者。这是一台小型柴油越野车,在国内来说算是比较先进。李智跑去跟厂家谈这次艰苦卓绝的热带雨林赛以及谋求厂家对第二次参赛的支持。他的理由--首先,我敢跟他们同场竞技,你就应该承认我人的能力,而且我跑下来了;其二,我不是每站都跑最后一名就说明我开的不错,有些赛段,奔驰G都跑到我后面。江铃厂推越野车,当然需要通过赛事进行证明。

  这台两门短版的陆风越野者比起老2020已经强很多了。那届比赛,李智比第一次参赛的名次提升了好几名,还与老来的另外一台车以及相关伙伴获得最佳团队奖。结果非常好,但车子还是出了问题,那时候,国内生产的车子都没有经过极限条件的检验,比如当机器点着了近二十个小时后,再去爬泥坡去进行动态测试。

  有一个赛段,在走闪电沟的时候,砰的一声响,这个非常强烈的金属声吓了李智一跳,是不是底盘碰哪里,撕裂了呢?并且,这一声之后,转向机也没有了,不对啊,完全不可操控,但过了一会,又行了,那就接着走吧。当时,跑两圈取一个综合成绩,一个大簸箕坑上来,爬一个小坡,再下一个大坡,第一趟下就赶上这情况,栽里头,上不去啊,当时要下大暴雨了,真闷在坑里,车就得给淹了。说实话,四驱羔羊那会儿真有点慌了,幸好老天眷顾,又能走了。

  这么走也不是事儿啊。雨过天晴,拆开车发现大梁缩了十几公分,差速器被动齿,也就是俗称的盆齿给打掉了几个,秃噜了,时有时无,不较劲能走,稍微一较劲就玩完。这事儿蹉跎了,没辙,还得把车装回去,用4LOCK硬扛着走;实在不行的路段,上绞盘。就这么磕磕绊绊,停停走走,硬抗着的李智居然跑完了全程,并且成绩排位居然比第一次要好上五名。

  2003年,囊中羞涩的李智没有继续参加艰苦卓绝的雨林赛,但机缘巧合,天津卫视找到他,以雨林赛为背景做了十期栏目。李智作为这档栏目特邀的主持人,首次详尽地将比赛全貌呈现给电视观众,也正是这次偶然的机遇,开启了“四驱羔羊”向国内传播、推广越野文化新生涯。

下一篇 »